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言

在平淡中发现

 
 
 

日志

 
 

礼物   

2016-05-04 09:22:41|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束台湾环岛行之际,我在台中这个城市漫无目的地走街串巷,忽然想起该给自己买一件特别的礼品或纪念物了。买什么呢?我几乎没思索什么。我一向不看重一件物品的大小和价格,而更注意的是一件物品的含义和常人不大在意的外在的价值。走着走着,我发现了一家旧书店,于是自然而然走了进去。
去台湾前和回到家后,有人说起过和问起过台湾那家著名的诚品书店,据说那已成了许多游客必去的景点。对此,我是心不在焉地应和:“哦”,而回答也很干脆:“没去”。但是在台北时,我在市中心的街头,的确向当地人问起过那家书店,但最终并没有去。其实,我并不在意那家书店。我有点奇怪,为什么有些并不爱读书的人非得去看看那家书店?如果仅仅把它当作一个景点,为什么非得去书店?如果不去觅书读书,它能给人以什么愉悦呢?如果去书店而感兴趣的却不是书,那就真的有点奇怪了。
我不是一个从众或喜欢虚假形式的人。要是我去书店,目的不会在于看书店的装饰和与书无关的东西,即使我去再好的图书馆借书,也总是借了书就走。如果不想买什么特别想买的书,我宁可不去书店。而在旧书店,我的目的就清晰了,我只是觉得,这里可能有我想要的书,一本被众人遗忘的老旧却完好又特别的书,一本有台湾印记的书,它会是什么书呢?我也问自己。
我走过一家旧书店,又走进另一家旧书店,书店虽然不大,但书确实太多了,从地上到所有书架的顶端,让我目不暇接,有点茫然,但我也没有特别费工夫寻找。我比较注意书的封面和书的类别,这样可以缩小搜索范围。后来,我游移的目光落定在书架上一本泛黄又相当完好的诗集上,也许凭直觉,这是我比较感兴趣的。抽出来一翻,正是我想要的一本台湾出版的台湾作者的老书,书名叫《冷香》,出版年月是在29年前,而且书名几乎和书本一样,散发着旧时光冷清的幽香。粗略地翻阅了几页,得知这位我不知名的作者是女性,而诗写得短小通俗细腻清雅,是我能接受的那种。虽然书上几乎没有什么关于作者详细的介绍,但我也并不在乎作者是不是著名作家。我相信,民间总会有一些不走运的才子佳人;我也相信,人间总会有些不走运的被岁月埋没的佳作,譬如,譬如。
当然我并非将自己想作茫茫夜空里的探照灯,我只是觉得我的运气和眼光还不错,在茫茫书海中这么快就发现了一本合我口味的无人问津的旧书。当我以20台币(值合人民币4元)换得这本被冷藏了N年又被人遗弃的书走出旧书店时,我的心情真的很愉悦,如同自己拯救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可怜弃儿,而年轻的店主也对我报以真诚感谢的微笑,就像我真的从她哪里领养了一位弃儿。
后来,后来我在网络上查了一下这位叫胡品清的作者,这才发现,这位我以为的无名作者,其实并非真的很无名,而是一位在文学事业上颇有些建树,但已经过世的作家、诗人、翻译家,只不过是一位不走红,不被世俗所扰,自甘清幽,独自芬芳的谦谦君子罢了。同时,我也再一次暗自庆幸,我能在落寞的旧书海里,以我卑微的目光发现了她。
礼物 - 无言 -                   无言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