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言

在平淡中发现

 
 
 

日志

 
 

琼库什台、加撒干  

2013-08-21 17:48:47|  分类: 碎片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琼库什台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琼库什台的哈萨克小女孩阿东古丽,三年级,会说汉语,住在世外桃源般的山谷里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琼库什台农家乐内外景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加撒干牧民家的小孩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加撒干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加撒干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住在加撒干的牧民小木屋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加撒干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琼库什台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琼库什台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骑马翻山途中遇见两个外国人从加撒干下来,小伴驴小刘用流利的英语与他们沟通。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去加撒干的路上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总算骑到加撒干了,骑了六小时,上马下马,翻山越岭,可以独立慢慢地骑了。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2、3岁的哈萨克小男孩就可以轻松自如地骑马了
琼库什台、加撒干 - 摄正皇 - 摄正皇的天空
 

天山山脉,将新疆分割成南疆和北疆。喀纳斯作为北疆的最北端的景区,游客如潮,但那不是我想去的地方。地处北疆伊犁地区的那拉提草原和巴音布鲁克草原也非常商业化了,依然不是我想去的地方。但跑了那么远,北疆终究还是要看一看的,于是,刚刚为人所知的琼库什台便成了我的首选。

818,几乎在特克斯耗费了一天,等到下午5点半,去琼库什台唯一的班车才驶出特克斯小城。旁晚8点半,班车翻过一座座山坡,连绵起伏,巨大的绿色波澜般的大草原上,点缀着稀疏的牧民木屋,炊烟袅袅,牛羊马悠然地吃草,一幅幅波澜壮阔的景象展现在眼前。以前在西藏,也见过高山草原,但这样的波澜壮阔,确实不曾见过的。原以为这就是琼库什台了,但车却驶进了高山森林间。9点,班车终于停在了一个有着十多排木屋的山村里,这才是琼库什台。我开始有些失望,波澜壮阔的草原不见了,四周都是高山和松林,视线再也无法伸展。

琼库什台村是坐落在峡谷之间的村落。这里几乎每家都办起了“牧家乐”。

在班车上认识了一个去县城购物的哈萨克族小伙子,19岁,会说汉语,攀谈起来,他让我们住在他家,我们欣然答应了。所以一下车,就跟着小伙子去了他家。原来,小伙子家建有一排新的木屋,开设了“农家乐”,家人有父母和一个读中学的妹妹,一家都会说汉语。小伙子的妈妈接待了我们,让我们住进了专门接待游客的木屋。木屋分割成两间,大间有好几十平米,装饰得很干净美观,地上是高出地面十多公分大通铺,铺着花毯子,墙上也挂着漂亮的挂毯和几幅装饰画。被子和铺垫也都很新很干净。此外,旁边还有一间餐厅,也很干净。

女主人开出的住宿费和吃饭的价格比较合理,我们都可以欣然接受。女主人很热情地向我们介绍琼库什台,说一些游客来了就睡觉,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去加撒干了,不在这里看看很可惜,加撒干和喀拉峻只是草原,这里可不一样了,你们应该好好看看,有个外国游客去了加撒干和喀拉峻,结果还返回这里又住了两天。我不怀疑女主人的好意,当然,她肯定也希望我们多住两天,毕竟她有她的生意。

牧民家再干净,但洗澡却是个问题,毕竟这不是城市。对于天天要洗澡的我们来说,坚持三天不洗澡一般是极限了,除非实在没有办法。

晚饭是两大碗羊肉抓饭和拌黄瓜,70元,吃到撑。饭后天色已全黑,无处可去。

早上7点多醒来,天气很好,吃过女主人烧的拉条子和野蘑菇汤,轻装去探游。听了一位长期租住在女主人家的东北人简单的指引,我们沿着滚滚而下的雪山溪流向上走去,穿过松树森林和散落其间的哈萨克族牧民木屋,再往上就是峡谷之间的高山草甸。其间,空谷幽幽,凉风习习,犹如置身世外桃源。据说,再往前翻过几个山坡和一个大雪山,下面就是南疆了。

从早上9点一直走到下午1点,返回琼库什台村却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下午在木屋休息,6点吃了晚饭,继续向后山走去。后山完全是另一种景象,山坡上的草原延伸到很远,村落散布在山坡和山脚下。看夕阳西下,明月东升,可谓两全其美。

第二天的去加撒干的路有十几公里,全都是羊肠马道,只有租马或徒步前往。我们行李太重,徒步完全没有可能,只有骑马。从当地租马站租两匹马,外加向导和一匹马,一共6百元,还算值得。从9点多出发,走过起伏的草原和幽静的森林,趟过布满乱石的小溪,翻过崎岖陡峭的高山,经历了从来没有过的惊险紧张和劳累的马背旅程,下午3点总算翻上了高山上的加撒干草原。

加撒干草原,西面是天山山脉,另外三面就是地势较低的刚开发喀拉峻草原景区。向导帮我们联系了一家牧民家入住,这个牧民家只有两个哈萨克族老人,不会汉语,两个很小的孙子更是什么也不懂。向导联系了老人在外做生意的儿子,让他帮我们联系好第二天一早去特克斯的班车来接我们。剩下的时间,除了眺望波澜壮阔的草原景象和远处的天山山脉,只有靠打手势和两位老人做简单的沟通。我的小伴驴经过几小时马背上的颠簸和折腾,已经疲惫不堪,连风景都不想看了,吃了一点主人招待的石头一样坚硬的馕和残留的奶油白糖,倒在脏兮兮小木屋的铺上睡去了。

加撒干的景致虽然气势恢宏,波澜壮阔,但看了时间一长,就会觉得有点单调,不像琼库什台,地形多样化,景色富有变化,一天里可以看到多种风景。

走在加撒干的草原,每一寸都布满了牛羊马的大粪,根本找不到一块干净没有粪味地方。牧民家的条件远远不如琼库什台,会说汉语的也很少,几乎无法沟通,住宿的木屋和床铺卫生状况不佳,吃的东西十分简陋,用点水洗洗脸都不是很方便,所有的牧民家都是用太阳能蓄电池供电的,给手机充个电也很不方便。在加撒干,除非有特殊需要,不然要忍受到第二个晚上,那可是需要毅力的。

从琼库什台到加撒干,三天没有洗澡,特别是加撒干更加落后的条件,让我们只想着早点回到城里好好清洁一番。再美的风景,其实都是由新鲜感筑成的幻想,如果没有一点现代条件的支撑,常年生活在城市的人,是无法适应的。

在琼库什台,在骑马走过的草原和没有人烟的山间,在加撒干,我们惊奇的发现,移动通讯的网络几乎没有中断过。真正的淳朴或原生态其实已经不存在了。我们骑马的向导说,我们现在骑马的费用可比前两个月的旺季便宜多了,不然我们就要付1千多的费用。向导虽然来自牧村,但他的打扮和言下之意,其实早已和淳朴毫无关系了。

20日早上我们再次打电话给老牧民的儿子问班车的事,他说已经帮我们联系好了,到特克斯,车费20元。8点半,一辆中班开到了我们住的门口,然后通过喀拉峻草原景区开往特克斯。2小时后车到特克斯县城,付车钱时,当地人一律是20元,却要我们50元,问他为什么,他只说他是开到上面的接我们的。大概我们没买门票经过了喀拉峻景区,他也许觉得不能便宜了我们,但多收的钱都进了司机的腰包。

三天多的行程,琼库什台和骑马的经历还是值得回味的。加撒干和喀拉峻草原,其实在去琼库什台的路上也可以看到。琼库什台,明年还会像今年这样淳朴尚存吗?

 



  评论这张
 
阅读(8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