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言

在平淡中发现

 
 
 

日志

 
 

沧浪浮生  

2013-03-07 14:56:4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天走了,春天复活了。

东坡先生出郊寻春时曾写过,“人似秋鸿有来信,事如春梦了无痕”,我却觉得有点不好接受。人绝不是那么可信的,而春天的夜里,我做了许多梦了吗?醒来大多真是忘了,但极少数还是记得真切。人心啊,真还不是那么简单的,美妙的事,不堪的事,往往都会窝在寸心间,多少天,多少月,也许多少年,挥之不去,似熏风拂来飞花,如粉蝶袭过眼前,甜咸酸苦,纷纷扰扰,难得安宁。

这些天,心神是不是有些散了,无事坐着常有些想打盹,一闭眼,不知人去了何处。在家时,妻见了就会调侃,我也附和着瞎掰,说是“老了,简直不成样子了,见没见流口水啊”。

春天来了,是不想再窝着,是想着,还是出去走走,也许能释放一些晦气。没有时间,也不能走远了,就去苏州走走也好。于是找适合的住宿处,查好要去看看坐坐的地方。

苏州,有十年没去了。第一次去苏州,还是很久以前的往事了,那时的我,还十分青涩,才二十四岁。那次,我是孓然一身,几乎逛遍了苏州的园林。说来也怪,那么大的挫政园、网师园等等并未留下多大的印象,也不觉得有多美,倒是小小的沧浪亭,那个安静清雅,让我在回廊间或小憩或徘徊良久,聆听树叶婆娑低吟,还有不知是己或何人空灵的足音踏过。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沧浪亭这个苏州最古老庭园的历史,园中的介绍,看了也没在意。沈复和陈芸那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以及他们与沧浪亭的缘,更是无从知晓的。但沧浪亭,一直让我难以忘怀,想到苏州,必定想到它。为什么?也许只是因为,我从小就喜爱诗画,爱静,有点感性,虽没什么好“愁”的,但多的是“善感”那根筋。

据记载,沧浪亭古时游人就极少,至今竟依然如故。难道,它天生只是留给少数人的?这简直就是造化啊!

到了这个年岁,这个时候,想要去沧浪亭看看,是想追寻年少时那个我的影子?又不想去沧浪亭,是怕看见沈复和陈芸踟蹰的影子?斯人已去,情景依旧。沧浪亭是个太容易触发伤感的地方。

沈复、陈芸,甘为布衣青菜,一个文人、一个才思隽秀的女子亲如形影,常在紧邻沧浪亭的家里凭窗观园,谈文论诗,并时常同游沧浪亭二人琴瑟和鸣二十三年,陈芸于41岁时贫病而亡,沈复从此不堪回首沧浪亭,远遁他乡。他俩的情,让人羡慕唏嘘不已。

过去,你一个人出行,哪怕去很远的地方。一个人的生活,有点寂寞,却很自由。后来有了家庭,还是有寂寞的时候。也许,一辈子的梦里,有个现实中没法找到的人。不经意间,一个人还会去很远的地方,离家很多时间,但绝对不是为了去寻找什么。人,还是需要一点寂寞的,更需要心的独立。但有时候,一个人到了一个冷清的地方,也会生出悲切的情绪,特别是感性内向的人。要是再遇到不顺心的事,一个人再到沧浪亭那样的地方,就会特别伤怀。

多少年像流水般逝去了。不甘沉沦的屈原不赞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的处世态度。我呢,人到中年,除了会写一点拙劣的文字,拍几张不入流的照片,没有“帽缨”,也不至于到处“洗脚”:清高过吗?大俗过吗?只是没有介意什么水可以洗濯“帽缨”,什么水可以洗脚这样的态度罢了。做人,终究是要有底线的。

         沧浪亭,到底要不要去看看呢?那首 无名氏描写沧浪亭的诗歌,韵味很是了得,胜过许多沧浪亭的名诗,却不忍再读。 沧浪亭,不去也罢!                                              

                                                          水围墙 月漏窗
                                                          折复廊 曲水流觞
                                                          花雕梁 石刻像
                                                          明道堂 墨润水乡
                                                          水一涯千古沧浪 亭何傍
                                                          翠色浓重无处扛 渗透窗 苍莽
                                                          老树霜 绿枫杨
                                                          观鱼塘 树色天光
                                                          诗画舫 莫回望
                                                          泪千行 碧波荡漾
                                                          水一涯千古沧浪 亭何傍
                                                          日光穿林竹杆黄 在水一方
                                                          水一涯千古沧浪 亭何傍
                                                          人生苦短似又长 伊人发苍
                                                          水围墙 月漏窗
                                                          折复廊 曲水流觞
                                                          诗画舫 莫回望
                                                          泪千行 碧波荡漾
                                                          竹杆黄 在水一方
                                                          似又长 伊人发苍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