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言

在平淡中发现

 
 
 

日志

 
 

“爱灵”上天堂  

2009-08-13 12:53:3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找到了我几年前拍的一张可爱小生命的肖像。

                     “爱灵”上天堂 - 摄正皇-天空 - 摄正皇的天空

 

那年,一阵凛冽的西北风吹来,在我身边打了个转又悄然离去。

西北风说:“爱灵”死了,并邀我去遥远的冰天雪地的可可西里去参加“爱灵”的葬礼。

可可西里,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可是,我这个生活的奴隶,人到中年,依然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只能给几千里之外,静卧于冰雪之中的“爱灵”躬身磕个头。

漫天的雪花中,“爱灵”似乎在我的注视中渐渐地活动了起来,漫漫地在雪花中轻盈地舞动,身上的暗红色的血迹如同玫瑰点缀,这是“爱灵”短暂的一生留给世上最辛酸的礼物。“爱灵”死得美丽、凄凉,但并不悲惨。为了爱情,用身体去决斗,这是古老的中世纪的故事,也是“爱灵”唯一可用的办法,勇敢的壮士!

“爱灵”死得一定很痛苦,他闭不上眼,倒在雪地中,一侧的那只大眼睛望着辽阔的苍天,他也许知道天上有天堂,天堂里一定有许多天使,他可以去寻找意中人,再也不会用鲜血绘成一朵朵让他无法承受的玫瑰了。天堂里的草地比可可西里的荒原更绿更丰厚,阳光明媚,没有凶险,“爱灵”可以和爱侣悠悠地漫步、自在地生活了。于是,“爱灵”就飞向了天堂,把生的回忆留给了养他和认识他的人。

20026月,我在可可西里时认识了“爱灵”,他是一头雄性小藏羚羊。那时“爱灵”才一岁。2001年的一天,由于迁徙途中的“爱灵”与母亲失散,被保护站队员们救养在一户藏民家里,吃家羊的奶长大。我在那里的时候,保护站又救养过一只刚出生的雌性小藏羚羊,也寄养在那户藏民家。回沪前,我赶了一百多公里的路,特意去看望“爱灵”和那头小母藏羚羊。藏民说:“爱灵”一早随家羊吃草去了。傍晚,脖上系着红布带的“爱灵”终于踱着步,随着一群家羊归来了。羊圈里,家羊们几个几个聚在一块,“爱灵”却独自卧着,眼神中流露中一丝孤傲和寂寞。看来,他只是害怕寂寞才跟着家羊外出的,即使混在家羊中,他还是明白自己是一个另类,是一头有着高贵血统,可以傲视群羊的荒原精灵。当时,“爱灵”头上已长出两寸长的犄角,但要像成年雄性藏羚羊拥有两尺多长尖刀般的犄角,还必须有几年的时间。那时,他将离开家羊,飞奔向荒原,去寻找同类,统领一群母藏羚羊。

2003年夏,当我再次去西藏路过可可西里时,听说“爱灵”已长成一个壮小伙子了,野性每天都在向他召唤,他不再依赖家羊群,常常独自走向荒原,高抬起有了长长尖角的脑袋,向着远处的皑皑昆仑使劲嗅着鼻子。然而。傍晚,他总是若有所失地回到羊圈。人类的养育和关怀抚平着他逐渐奔腾的热血。

2004年,听说“爱灵”已长成真正的壮汉了,两根犄角挺拔而尖利,性情骚动而好斗,喉咙里常常喷发出响亮吼声。“爱灵”成熟了,开始渴望爱情了。然而,那只雌性小藏羚羊已经放归自然,广阔而低沉的蓝天下,望不到边际的雪域和荒原,野性精灵的身影只是偶尔一闪而过,“爱灵”四踢腾空也无法追随。   

再后来,另一只寄养的雄性藏羚羊也已茁壮成长,血气方刚,爱情同样掠走了他孩提时最后的柔弱和胆怯。

2005年的寒冬,为了爱情,两个“小伙子”之间终于爆发了一场决斗,用的是最原始的方式。顿时,四把利剑在电闪雷鸣间作了一次了断。

雪花飘落,很快覆盖了鲜血绘就的玫瑰。一个生灵作了一次轮回。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