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言

在平淡中发现

 
 
 

日志

 
 

我见了二十八都“最后一面”  

2009-08-10 20:26:15|  分类: 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从网上看到,二十八都老镇已经开始全面修缮,街面的房子上都挂起了红灯笼,并且要将原住民全部搬出去,9月份将变成又一个卖门票的旅游景点。呜呼哀哉!一个原生态的老镇终于被送上了“断头台”。

       几年前,我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一篇关于二十八都的整版文章,将二十八都称之为文化飞地,并说它是遗落在大山里的一个梦。从此,我便对二十八都产生了兴趣。其实我不在乎二十八都的方言之谜,也不管二十八都的居民到底从哪里来,我只是觉得二十八都是个偏僻而有点神秘的地方,或者还是有点古朴的地方,人文环境也会比较浓郁;从地理环境里看,二十八都为四周的大山所围也相当有意思,这些都是我喜欢去的理由。为此,几年里我常常设想理想中的二十八都,觉得那是一个非常值得一去的地方。

       去年8月,我终于决定去二十八都看看,一早从上海出发,中午到江山,江郎山这样的“旅游胜地”,我不想去,就直接转车去二十八都,没想到江山至二十八都有非常新的空调公交车,13元的车费,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非常舒服,这是我在偏远的地方从没有奢望过的。

      二十八都坐落在闽、浙、赣三省交界处。“都”只是古代遗留下来的行政地域建制(相当于村),在四周一带,还可见七都、八都之类的地名。传说唐乾符五年,黄巢起义军久攻宣州不成,只能折返崇山峻岭,在浙西仙霞岭开山辟路350余公里,由浙入闽,攻取福建诸州。于是,在仙霞山脉深处,留下了从浙西进入福建的唯一古道和历史上著名的仙霞岭险关,同时也在浙、闽、赣三省交界处留下了一个重要的驿站——二十八都古镇。后来历代流散的军人在此安身,各地客商也在此云集,军事要塞逐渐演变成商贸之地。由于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在此安身,古镇现有130个姓氏,互不相通的语言数10种,民俗风情与周边地区很大差异。有浙式、徽式、欧式、赣式、闽式各色建筑。据说,二十八都最大的特点是方言与江山方言差别极大,从古到今,二十八都居民在保留祖先语言的同时,用共同的“廿八都官话”进行交流,这种“官话”和普通话很接近。而江山话对其他远道而来的人来说是极难懂的。

  到了二十八都,下车的地方是新镇,稍稍前行就是老镇,看到有两个游人匆匆离去,接着就看到杨家大院以及正在大门口的老杨。因为出行前在网上看到过游客对杨家大院的介绍,所以决定当晚就住在杨家大院。老杨说“旅游淡季”来这里的又可以寥寥无几,要住宿的几乎没有。杨家大院几乎是二十八都保存最好的老宅,但与其他有名的古镇相比,其实也不算什么了。在老杨家放下行李,就去老镇转转,才发现二十八都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这里还是一个不设防的老镇,没有商业化,许多老宅年久失修,或改造成毫无特色的现代民居,古镇基本已经衰败殆尽。但许多老墙上还留着三十多年前的标语口号。老镇里很冷清,几乎没看见青年人,只剩下老人和妇孺,还有满街的鸡鸭和狗。

    傍晚,在老杨家看看他的家庭博物馆,听听他谈了许多老镇往事,特别是关于老镇保护的事,觉得这些比老镇的现状更有点价值。老杨,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农民,应该属于有些文化的人,有着较深的古镇情结。老杨的子女都已成家独立在各地工作,只是春节或有重要事情才回家小住。

    当晚睡的是老杨家最有祥瑞之气的房间,房间里有两只明清古床,一只叫龙凤床、另一只称为观音送子床,不过,观音送子床上有些镶嵌的饰物,有一次被住宿的女青年挖走,老杨很痛心,我也跟着愤愤不平。虽然没有空调,但老屋还比较凉快。

第二天一早,再去老镇上转了转,没有找到很好的拍摄感觉,就决定离开二十八都,去不远处的浮盖山看看,后来又从福建转道去了浙江龙泉。

            

                             一个老汉站在老街的十字路口 

           我见了二十八都“最后一面” - 摄正皇-天空 - 摄正皇的天空

 

            

                                      杨家大院的客堂

           我见了二十八都“最后一面” - 摄正皇-天空 - 摄正皇的天空

 

 

                                       清净的老街

           我见了二十八都“最后一面” - 摄正皇-天空 - 摄正皇的天空

 

                     

                         老镇上只剩下老人、妇孺和上学的孩子。

           我见了二十八都“最后一面” - 摄正皇-天空 - 摄正皇的天空

 

        

                                      老街上孤独幽灵似的小猫

           我见了二十八都“最后一面” - 摄正皇-天空 - 摄正皇的天空

 

                                       幽灵似的小猫

                       我见了二十八都“最后一面” - 摄正皇-天空 - 摄正皇的天空

 

                      

                          老街上的老人,但是他的汗衫却是现代化的。

                       我见了二十八都“最后一面” - 摄正皇-天空 - 摄正皇的天空

                    

 

                                    老街的老人和少年

                       我见了二十八都“最后一面” - 摄正皇-天空 - 摄正皇的天空 

                        

                    

                                     清晨,走过老街的老人。

                       我见了二十八都“最后一面” - 摄正皇-天空 - 摄正皇的天空

                                                      

                           

                                老街上还留着三十年前的标语

                       我见了二十八都“最后一面” - 摄正皇-天空 - 摄正皇的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