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言

在平淡中发现

 
 
 

日志

 
 

看昆仑  

2009-06-25 16:39:2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昆仑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黄狗、披着哈达的野牦牛犄角,它们的背后就是隐约的昆仑山脉。

看昆仑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六月,昆仑山下的荒原,野草在阳光下象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几头野驴在云影间悠闲地散步吃草。

看昆仑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六月的可可西里,天空上阳光、乌云、风雪不时交替着变换着,不变的是披着皑皑白雪的昆仑山。

 看昆仑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昆仑山脉犹如一条白色的蛟龙,沉睡在可可西里大地上,而时空却已飞度了多少万年。

看昆仑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昆仑山玉珠峰位于青海省境内,海拔六千二百多米。

看昆仑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看昆仑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云影下的昆仑山和荒原展现着大海般的狂野不羁                    

看昆仑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傍晚8点多,斜阳投射在昆仑山雪峰上和山脚下。    

                                                                       2002年 拍摄于可可西里昆仑山旁

       昆仑这个名字在中国真可谓响当当,连许多文盲都知道那是一座中国大山。谁要是不知道昆仑,那准是文盲中的文盲;略有些知识的人,就会常常会用上昆仑这个名字,甚至很爱用。用得最多的大概是武侠小说中,再就是招牌的名称。细细想来,武侠小说中爱用昆仑,可能是作者只知昆仑是中国最了不得的大山之一,却又没见过,而没见过的东西最容易让人心生离奇的想象。再加上作者必然知道没有多少人到过昆仑,于是用它的神秘感来编造故事,更容易蒙人。试想,要是作者把天花乱坠的故事编到上海那座小小的佘山上,读者准会嗤之以鼻的。至于爱在招牌名称中用昆仑,爱在诗和歌中用昆仑,那是要借其那股大气或豪气。这所有的借用中,恐怕还因为昆仑有一种象征意义。不过,知道昆仑这个名字的人们,未必知道昆仑到底是怎样的山,未必知道为什么从古到今有那么多的人会被它的名字所吸引。

        昆仑山之所以在中国这样出名,可以说是因为它在中国的版图上位置和高度,从而造就了一种顶礼膜拜的文化,而决非象泰山那样,由于文化的参与才造就了它的高度。去过昆仑山就知道,那人烟罕至严寒缺氧的环境中,几乎没有人类文化的痕迹,即使有几处碑牌,那也是地标性的标识,或是与昆仑山本身无关的东西。

       昆仑山,它西起帕米尔高原,横贯新疆、西藏,东入青海。东西长约2500公里,它象一根脊椎骨由西向东横穿于中国的西部。它的名声和传奇色彩受益于它如同脊梁形状和象征意义。昆仑山的起名应在汉代以前,当时,昆仑的意思是广大无垠貌,司马光曾注曰:“昆仑者,天象之大也。”可见昆仑山名的来源于博大的意思。虽然喜马拉雅山也是一条了不得的山脉,而且其主峰珠穆朗玛峰比昆仑山的任何一座山峰更高更有名,但它并不完全属于中国,且位置只是在西藏的边缘,因此无法担当起中国脊梁的美誉,充其量只能算中国臀部上的坐骨。因此,中国人心中昆仑山的地位,超过其他所有的山。昆仑山脉其绵延海拔高度在五、六千米以上,仅次于喜马拉雅山脉,但它是中国独有的,而且山脉的跨度最大。从纯地理角度来看,昆仑山脉不仅西起新疆的帕米尔高原,东至青海的中部,其实,青海中部向东的巴颜喀拉山脉,陕西著名的秦岭山脉都应该是昆仑山脉的自然延伸部分。昆仑山的余脉其实可一直追寻到中国的东部。

        说实在的,多年前,我对昆仑山的概念也是很模糊的,只是去了几次青藏高原,走过几次昆仑山,甚至好多天住在昆仑山旁,熟悉了那覆盖着白雪、玉龙般孤傲的身姿,深深感动于只有亘古不变的日月轮流照耀着它的沉寂和苍凉,我才知道一个真实的昆仑。

第一次上昆仑山是在颠簸的长途客车中,剧烈的高原反应几乎把我的脑袋胀裂,难耐的痛苦使我昏昏沉沉躺卧不起,根本无心于窗外的一切。只是迷迷糊糊听见车上有人说到昆仑山。经过一天的折磨,我在海拔下降中有所清醒时,车已经到了藏北。昆仑山和更高的唐古拉山早已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出藏时,因畏惧于入藏时的痛苦经历,只得带着未见昆仑的遗憾一飞而去。也许是天意要弥补我的遗憾,2002年我去可可西里时,高原反应有所降低,经过昆仑山口时,特意要看看它。更幸运的是,我还在昆仑山脚下生活了一个月,尤其是在无人区茫茫荒原的小帐篷保护站的那些日子,朝朝暮暮、日月星辰、蓝天苍穹、茫茫大地、风雪雨露、杳无人烟,望不到边际,终年覆盖着冰雪的巍峨圣洁的昆仑山,时时刻刻感动着我、震撼着我,接受自然给予我心灵的洗礼。在昆仑山脚下充满野性的荒原中,我曾被自然之神召唤,怀着对原始的景仰,独自一人徒步几个小时去探寻伟大自然的真谛。那动人心魄的经历,比我此生中所有的往事都珍贵。

从青藏公路入藏,必须要经过一处昆仑山口,这是所有来往于青海与西藏的人对昆仑山最直接的体验,许多人到此都要下车,顶着风雪严寒,看看竖立于此的昆仑山口以及其海拔高度的碑牌,并在此留影。也许,许多人以为这就是昆仑山的模样。其实,青藏公路穿过的昆仑山口如果没有碑牌,没有人提示,即使你站在这快土地上,也不会知道脚下正是大名鼎鼎的昆仑山,你已登上了被称为“万山之祖”的昆仑山了。我们不禁要感谢人类开拓的公路,这样轻松就把我们带到了神圣的巅峰。不过,真正的昆仑之巅根本就不在这里,要想登临任何一处真正的巅峰不可能这么容易。青藏公路穿过的,仅仅是较为平坦的海拔仅4600米的昆仑山口。要知道,在青藏高原许多地方,海拔4600米就是平地。当然,这里的平地和低海拔地区的平地给人类造成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其实,在青藏公路边可以看到昆仑山脉中著名的玉珠峰,它海拔6200多米,巨大的冰川和冰舌从云端间的雪峰上静默地伸向大地,好象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国之神想舔尝人间的苦涩。我在玉珠峰附近住的时间较长,每天都要特意去仰望它,幻想着神往着那历经千万年的无人之境神秘和身临其境的感觉,只恨人还不及一只小鸟,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可对于许多人来说,那座山纵然再高大,再富于幻想,让人神往,却总似与己无关,而一个让人可以登临的现实,即使很平庸,似乎也更能使人拥有成就感,毕竟,看到了与登临过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也许就是连一个小土包一样的山丘,也会吸引众人去攀登。

在可可西里时,最想去看看昆仑山青海段的第一高峰布喀达坂峰,它海拔6860米,据说那是一座很美的、典型的金字塔形的雪峰,而且它处在美丽神秘的几乎无人涉及的可可西里腹地中蓝宝石般的的太阳湖旁。环保英雄索南达杰就牺牲在那里并安葬在那里。那里就象是天国。我曾随两部北京吉普,一路沿着昆仑山主脉以及支脉可可西里山中间的秘境,向布喀达坂峰进发,遗憾的是一天后受阻于无人区一片广袤的泥潭。后来,它常常出现在我的梦境中,尖尖的刺入云霄的雪峰倒映在梦幻般的太阳湖里。如果让我选择生活,大概我宁愿去那里当个野人。不过,在最原始的昆仑山脚下生活过,感受过那仙境般的山山水水和变幻莫测的风云,其实和到过天国差不多了。人间最美的地方,就在没有游人到过的地方。

这两年数次走过青藏公路,看见昆仑山口那座昆仑山石碑拦腰断了,很久没有修复。那是2001年底一次8.9级大地震给震断的。我在可可西里腹地曾随保护站队员沿着昆仑山麓巡查,看见一些山体都被那次地震震塌,山边的大地上许多处都裂开了可怕的深深的缝隙,有些地方的地皮则因山体在地震中运动受挤而高高地隆起,然而那连绵的座座雪峰却岿然不倒、美丽依旧;当时山下的那些正在溜达嬉戏的野驴、野牦牛和羚羊自然也被震得跳起老高,甚至惊得屁滚尿流,却似乎没有什么毙命的。自然的神力对于人类往往带来灾难、损失和伤亡,可对于自然之子昆仑山以及它庇护下的子民却格外照顾。一场大地震竟象一次动静大一点的游戏,人类有惊,而昆仑山无险。千万年以来,任何力量都毁不了昆仑山的博大和壮美,千万年后,但愿它壮美永存。

我离开昆仑山时,特意剪下了一绺头发,用白纸包好交给保护站藏族队员,请他们按藏族风俗帮我将它埋在昆仑山脚下。我还照藏族风俗合手向昆仑山祈祷。这些都为了表达我对昆仑山以及这片大地的敬意。

几年过去了,我的那绺头发也许在昆仑山脚下寂寥静穆地发芽开花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