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言

在平淡中发现

 
 
 

日志

 
 

荒原六小时  

2009-05-13 09:20:4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原六小时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地平线上一条白线是冰雪

 

荒原六小时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即使是6、7月里,荒原上只有稀疏的花草

 

荒原六小时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一堆堆暗红色的植物据说就是“红景天”

 

荒原六小时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荒原中一只只小黄点是藏羚羊

 

荒原六小时 - 摄正皇-天空 - xudayue的博客

           这里永远没有人,一些山和河也就没有名字   (拍摄于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那一片浩瀚的荒原,身临其境,它就像隐形的美丽女魔,将你的身心都牢牢地吸了过去,它让人恐惧,让人沉醉,让人欣喜,让人终生难忘。

那是六月底的时候,可可西里变幻莫测的天,还在冰雪威胁下。不过这一天天气不错,中午,阳光暖暖的,站在阳光下,会感到阳光正在烤灼你,但气温并不高,也就是十几摄氏度,那是青藏高原海拔高,离太阳近,紫外线强的缘故。我住的帐篷远离青藏公路几十公里,靠近昆仑山脉。生活在一望无际的荒原,眺望,这种生活在嘈杂人间难得的渴望,终于得到彻底释放。

在可可西里眺望,焦点常常落到庄严的雪山、梦幻般的湖泊和幽灵似的野生动物那里。我站在帐篷外,视线总是飞到远处的一个湖泊上,蓝蓝的,在空气中有些漂动,有些虚幻,但又象就在不远前方,像一个美丽的精灵,用眼波召唤着我。保护站的藏族队员告诉我,从帐篷走到那个湖,估计也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谁也没在意我真的会走去,也不会同意我一个人走向荒原的深处。千万年以来,除了野生动物,这片荒原还没有留下过人的脚印,对于人来说,荒原潜伏着许多未知数。

那天中午,三个队员都无聊地睡觉了,帐篷里传出阵阵鼾声;我象梦游似的,忘记了所有的恐惧,朝着漂浮着的虚幻般的湖泊走去。

六、七月份,可可西里的荒原是最美的,遍地碎小的岩石和松软的沙土上,长着许多不知名的花草,草并不茂盛,都是可怜的稀稀的矮矮的,多为黄色;而花也不密,也都害羞地贴着地面,花朵很小,挤在一丛丛极细小的绿叶中。从近处看这些花草,让人心生爱怜,惊叹细小的生命居然有着如此强大的力量;从远处看,全然是另一种感觉,黄色的草连成一片,在阳光下像金子那样灿烂夺目,而一撮撮野花隐现于大片的黄草中,在洁白的雪山映忖下更显娇贵。走在这样的荒原,竟然像走在通往天堂的路上,每走一步都要关注一下脚下,别踩着那些柔弱而美丽的花朵;好像前面就站着天使,注视着来自恶俗世界的人,有无不够检点的行为。

荒原大地的静谧,让人耳的听力发挥到了极限。不知是蝇还是蜂儿,从我的近处飞过,那么弱小的翅膀,煽动起的声波不时穿入我的耳孔,告示我,它才是荒原的主人。阳光灿烂的天气,荒原显得特别温顺,风如柔和的天使走来,轻柔地拂过低矮的花草,脚步声穿过砾石的缝隙,在我的耳旁跳跃。我四处张望,忽然以为这里真的就是天堂;不知名的小鸟在纯净的蓝天上鸣叫,沙鸡突然噗噗地窜起,引得我仰首搜寻,这些生灵倒是像迷魂的精灵,欲将你引向荒原的深处。不过,我抵御者荒原精灵的诱惑,不敢乱走,只盯着前方的湖影,笔直前行。

荒原大地是纯净原始的,绝大多数地方从它诞生以来,还没有人走过。我不时回望自己的脚印,以及动物破碎的骸骨,心想着这每一步的意义,好像自己登上了月球。如果从某种意义来讲,我走的路和月球之路是没有区别的。也许我还是喜欢这里,因为这荒原使我更能感受到生命在伟大和渺小之间的转换。其实和生活在这里的野生动物相比,人要脆弱得多,在如此艰险严酷的环境中,人只能是匆匆过客,而野生动物却永远在这里为生死存亡而斗争。

荒原很大,大到你能看出地面是圆的;走出了一两个小时,用300毫米长焦镜头也看不到帐篷的影子了,远处雪峰此时在地平线上已变成了小小的雪堆。就这样,沉浸在独我与原始交融的境地,边走边看边想,甚至一路寻宝,希望发现什么珍奇的石头,早已忘了这样的境界还有让人恐惧的东西。

蓝色的湖水总在前面飘忽,好像永远只是虚幻的东西,根本走不到它的面前,但可以看到飘渺的湖边有一头孤独的黑影在缓缓走动;用长焦镜头细看,不像是狼或熊之类的猛兽,多半是一只羚羊之类的动物,有这样温良的生灵作伴,心里就更加安定了。

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地面上出现了一些涓涓溪流,脚下也开始越来越松软起来,尽管湖还在远方,但是可以断定已经不是很远了。然而,松软的地面还是让我有些担心起来,在这片无人区,谁也不知道会碰到什么,会发生什么,到那时,鬼都不会来理你。望着远远不着边际的湖水,我终于犹豫了,如果要到达湖边,估计还要走一个多小时。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如果走下去,返回的时间将更加紧促,可可西里的天说变就变,天一黑下来,或暴风雪一来,后果就不堪设想,还不要谈可可西里常见的狼和棕熊。

抬头看天,西边出现了大片的乌云,并且正朝我这里压过来,我忽然觉得害怕起来,于是决定放弃探湖之路,并急忙回撤。回程真有点急,在松软的布满碎石、杂草和鼠洞的地面上,简直有点慌慌张张、踉踉跄跄,还要紧盯着前方,寻找来时走过的“记号”。几个小时坎坎坷坷地走下来了,穿着单薄的身上已经冒出了汗,包里除了分量不轻的照相机,还揣着来时捡到的一块酷似馒头的岩石。我想:就是再累再险,也不能扔掉这块奇石,这可是在像月球的地方捡来的永久纪念啊!

返回的路走得特别快。当我终于在地平线上看到象芝麻点那么小的白色帐篷时,总算松了一口气。大概是下午六时许,我拖着沉重的、疲惫的双腿,终于走进了保护站的小帐篷。三个藏族队员问我去哪了,我拿出了那个石馒头,队员真的还以为是馒头,当他们知道石馒头的来历时,都吃惊地责怪我起来----

N年过去了,承载那次探湖之路印记的石馒头,一直被我珍藏在家里。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