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言

在平淡中发现

 
 
 

日志

 
 

好小子玉成  

2009-04-14 14:37: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想到玉成,时光就会倒流。

1994年,巴颜喀拉山和通天河旁、青海省玉树州人烟稀少的大草原上,一个小黑点艰难地向西北行进。我的眼光急切地穿越时空,向小黑点迎面飞去。看清了!那是一个十五六岁的藏族少年,瘦高个,被阳光烤成紫黑色的脸,微微卷曲的头发,身背简单的衣物和一些青稞面饼。他一路乞讨求栖,风餐露宿、栉风沫雨,足足徒步行走了54天,终于从治多县的家中,走到了可可西里。他如愿以偿,当上了一名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保护队员。

        这一幕就像一段惊心动魄的传奇,深深地感动了我,铭刻在了我的心里。那位藏族少年就是可可西里卓乃湖保护站的队员玉成。

 玉成是藏族牧民的儿子,但他的名字倒像是汉族人的。我曾问玉成:“藏语里玉成是什么意思?你的全名是什么?姓什么?”玉成有些茫然,嗫嚅着说不知道。玉成只上过几年小学,会写一点藏文,也会说汉语,却不认得多少汉字,也不会写汉字。玉成曾给我看他写的一纸藏文,还小心翼翼地保存着。他郑重地告诉我,这是他写的情书。可是他却不知道送给哪位姑娘。

 在可可西里,除了青藏公路上冲着青藏铁路建筑人而来的“美容店”里的“小姐”,正而八经的姑娘影子都难见到。玉成所在的保护站,更是人都少见。“美容店”的“小姐”,玉成没有兴趣。但常年生活在无人区保护站,难得去一次管理局所在地格尔木市,几年回不了家,使得二十五、六岁的玉成谈不上恋爱,成不了家。

        我看着玉成用扭扭曲曲的藏文认真写成的情书,问玉成情书中写的是什么,玉成嗫嚅着没说,不知是害羞还是说不清。其实,玉成是个很不善言辞的人。

       有我们志愿者在的时候,大概是玉成较为快乐的日子,因为有了与外界接触交流的机会,有了更多外出,甚至去格尔木的机会,尤其是志愿者中总会有一两个姑娘。玉成很喜欢和姑娘在一起,但他绝对是一个十分纯朴、规矩,还有些胆小害羞的人。他只是喜欢在姑娘面前转转,献献小殷勤,跳跳舞,表现一下他很不错的歌喉。

       有一次,我们卓乃湖站上来了一个串门的广东志愿者姑娘,玉成马上找来几粒红枣,沏上一杯热茶,捧到姑娘手中,接着又拿来变味的生的风干羊肉,削下一片请姑娘吃。另一次,玉成将捡来的一块有着奇异图案的小石头当作礼物,送给一位上海志愿者姑娘。

       有一天,我们站上的人要去索南达杰保护站。那里刚来了两位广东志愿者,都是年轻的姑娘。出发前,玉成洗梳了一下,换上了干净却显得土旧的衣服,觉得不够光鲜,于是,看上了我一件大红的羽绒服,便向我借穿。其实,这件红羽绒服也是一位中央电视台的年轻女记者见我衣服太单薄借给我御寒的。而玉成个子有1.8米以上,穿这件羽绒服肯定小,但他执意要穿。红羽绒服穿在玉成身上成了小夹克,肯定不舒服,但他还是很高兴,觉得很神气。在索南达杰保护站,玉成穿着红羽绒服,在两个姑娘面前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大大地风光了一回。傍晚,我们要回站了,可玉成说,他要在索南达杰保护站住一晚.我们便与玉成开玩笑:“祝你好运!”然而,我心里真的愿爱情早日降临玉成身上。

       玉成很喜欢唱歌,而且有一副好嗓子,那是藏族人特有的一种很有穿透力的男高音。玉成从来没有专门学过唱歌,能有一副好听的歌喉,完全是他的天赋。在可可西里,我最爱听玉成唱歌,尤其是那些藏族民歌。玉成会唱许多藏族民歌,大多十分动听,可惜我只记得格萨尔王、天葬、充充嘎路的歌名。在保护站和巡山时,我常常让玉成唱歌给我们听,他总是有求必应。我很喜欢那首“充充嘎路”,就让玉成一遍一遍地唱,我跟着学。这是一首藏族情歌,“充充嘎路”就是白白的黑胫鹤的意思,歌中将鸟比作情人,愿它不要远飞,在美丽的大自然中相亲相爱,一同前往圣城拉萨。歌词含蓄优美,有诗意,曲调也十分动听。玉成很有耐心地教我,纠正我。我用汉字逐字逐句标上音,再练着唱,直练得滚瓜烂熟、脱口而出。这首美妙的歌,似乎与可可西里和玉成紧紧地相连,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掉。

        玉成有着十分温和的性格,心地很善良。我与他相处的那些天里,从来未见过他不高兴、发脾气或骂人,也没有叫过一声苦。巡山时路途十分艰苦,可玉成总是乐呵呵的,歌声不断。遇上陷车和故障,他总是第一个下车,在烂泥地或水塘里使出浑身的劲,直到排除困难,从不发一点牢骚;别人的车陷了坏了,他也会积极主动地去帮忙。他的力气很大,一个人就能将几百斤的汽油桶从地上搬上车。奇怪的是:保护站的队员平时的饮食都很差,饥一顿、饱一顿,营养不良,却总有使不完的劲。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玉成心善,不亚于“东郭先生”。有一次巡山由玉成驾车,开着开着,车子突然来了个急转弯,我们全都一惊,可车外的荒原上并无险情,忙问玉成发生了什么事。他说刚才一只老鼠从车前跑过,差点压着它。我们听了全都笑了,对玉成说:老鼠是害兽,压死活该!为什么要让它,弄不好翻车了就会伤了我们自己。玉成却说:老鼠也是一条生命,我们藏族人主张不杀生。我听了无言以对。心里却想:玉成珍惜一条小生命,说明他有慈悲之心,没有什么可驳的。但要说藏族人不杀生,似乎有些让人不理解,因为他们也要杀牛杀羊,看来他们指的是不随便杀生。可惜我没有与他们讨论这个问题。但是,在可可西里,盗猎者中藏民确实极少。

        玉成在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了9个年头,默默地奉献了青春年华,但他一直是一个临时工,工资微薄。当时我常想,他将来会怎么样呢?毕竟没有什么技能,难道一辈子呆在可可西里?这是一个令我牵挂的问题。

        我回来后,听后一批志愿者说,有一次玉成因缺钱治病而哭泣。我仿佛看到乌云密布、寒冷的荒原中玉成那孤独渺小的身影,我的心为之震颤。

        其实,关于玉成并无完整的动人故事,但在我看来,他只是个十分可爱的人。就象天空,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本来无所谓美丽,只是有了一片片云彩、一点点繁星,以及灿烂夺目的阳光和时圆时缺的明月,才使天空变得如此美好动人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